關於K的夢。

作了一個夢。夢見跟K現在交好的那群人。夢見了N。

我已經沒有很想念K了,不是嗎?我不知道,如果我不想念,是否我就不會夢見了?

我跟N並肩同行,看起來是台北的街頭,我們走到像是板橋車站公車停靠站的地方,坐下來。

N說:『其實K一開始沒有喜歡J。』

這可信嗎?這是我的夢,而我身處夢中,並不知情的當下。我這樣回:「我不覺得,我知道J是他喜歡的那樣。」

『不論妳信或不信,但在我看來的確一開始沒有。』

在夢中的我想著,也許一開始沒有吧,但的確現在是有的。又或者只是一開始沒有,但後面怎麼會沒有呢?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深夜整理刪除他跟我的對話,又看見那句以後可以天天見面的謊言,所以作了這個夢。

但我記得夢中我的心很沉。我想歸想,卻沒有說出來。

「嗯。」

『後來,是很後來才有的。』

『或許是J先喜歡他因此很聽話,因此K最後才這樣的。』

「我不知道,我不會知道,妳其實應該是知情的旁人,然而,我得說,就我對K的了解,我知道K一定是第一眼就喜歡J的。」

夢中的我斬釘截鐵,是嗎?醒來記錄這些的我,仍然很茫然,我根本不瞭解他了我又憑什麼這麼說。又聽著N繼續說:『妳是說什麼星座跟外型之類的嗎?』

『J是天秤座。』

「他就喜歡天秤座。」

我根本不知道J什麼星座我也永遠不會知道,寫到這裡,這到底他媽是什麼爛夢。

「總之我不想管什麼誰先喜歡誰…他們已經彼此喜歡了。我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裡聊這個,謝謝妳來跟我說這些,但是一切都已經沒有用了。」

我離開了候車亭,清醒過來發現是夢,我對這一切的糾結讓我好累,到底要怎樣才能把一切都放下,不再困擾任何人,包含我自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