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女朋友來我這,我都先放三天,才碰她們。』

「如果你跟我見面卻不碰我,我會當作你沒這意思喔。」

當時我牙尖嘴利的拋出這句話,就想看他怎麼回應。說什麼一定要放三天,「三個小時我都不樂意。」

結果第一次見面。坐在 C家客廳我緊張到死,連呼吸都變得急促。叫我別緊張,怎麼可能?我第一次見對象的家人我怎麼會不緊張。見面的時候見全家大小就算了,終於經過了兄姊的拷問後,只剩下我跟 C獨自相處,我內心想著這段對話,想著自己是不是該回家了。

終於你看我像是在等待你丟球一般,你開口。

『妳為什麼不碰我?妳不是應該鑑定看看嗎?』

「……」

『從第一通電話就開始勾引我。現在稱妳的意了?』

「你自己被勾到的…」

在幾個小時的前戲裡面我只是感到自己快被融化。不論是情境還是你的表情。

『我原本是想懲罰妳但是搞到我自己好痛,我好幾次都要射出來了。』

『但我不想隨便就射啊,想一直跟妳玩,妳好好玩。我想一直欺負妳。想看妳委屈的樣子。』

『我不想射出來就休息了,我想一直用妳。』

『我要妳,就是要妳。不用擔心那些。』

不用說,只要動作,我在乎一個人怎麼做大過他嘴上的言語,盡管我不斷地不斷的寫著你說過的話,但我其實對每一個動作記得的更深。

愛之語的五種愛情語言中,我想我最需要的就是肢體的接觸。觸碰我擁抱我讓我感覺到自己是重要也是被愛的;使用我讓你感到愉快,而我也會愉快;儘管我也需要言語的挑弄或者言語的宣示,看著我對我說,讓我感到你眼中只看得到我,這一切方能達到我內心深處。

記得你貪戀的進出我的身體,仰起頭感受我;記得你的滿足的喘息;記得你依依不捨的牽緊我的手,我稍稍動了一下就問我怎麼了;記得你自己吃著甜食轉頭就要我張嘴也塞一個給我;記得你怕我累而不斷自己改變姿勢只想讓我輕鬆一點的,跟你連結在一起。

『你抱你的我跟他們說話你鬆手幹嘛?』

嘴上說著不喜歡摸來摸去抱來抱去,卻在我鬆開手後這樣對我說。我做我的事情妳抱妳的啊。

『我不就說了除了女朋友誰都不能摸我嗎?只有妳可以摸我。』

一個真的沒所謂的男人不會睡覺還牽著手然後旁邊人動一下就跟著醒來問怎麼了?我知道自己給你找了一個不小的麻煩,放手比較簡單,你卻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我。

我很幸運有你們這樣對我認真與保護,我覺得自己很幸福。你讓我感到自己對你來說如此重要。我也同時想保護你們。

『我會保護妳。』

『我知道妳應該很多人喜歡,感覺總是很忙,甚至有時候對自己一點訊息都不透漏;如果妳原本就有對象我也不介意,不論如何我不會置妳在危險的狀況,保護妳是我該做的事。』

告白的時候你這樣說。與其說我被什麼事情觸動,是這句話。有時候,我只是想給予,我只是對喜歡的對象過度友善。只是我的確惹到了一點麻煩,對不忍斥責的人太過友善也因此受到糾纏。

「我不想造成你的困擾,也許我替你找麻煩了。」

說出這件事情的時候我一直在心中心理建設,如果真的不行我也願意接受,但是當你說沒關係的時候,說沒差的時候:

『就算這件事情很麻煩,見招拆招,遇到了就想辦法解決,這個方法不行就換一個。』

『我會想辦法保護妳。不會讓妳跟我任何人受傷。』

『我的確覺得我好像自己找自己麻煩,因為妳而自找麻煩,就像我從來沒有在網路上遇到人進而就這樣發展關係。妳卻是唯一一個,我說過太多女人倒貼我還示好我都迴避掉了。妳卻不一樣,開了我太多先例。』

我是嗎?我的確內心有一部分這樣的狀態,我希望成為大家的例外,但真的發生的時候我總覺得不真實。

『但的確這個人很麻煩不好處理,算了,見招拆招吧。』

我其實無法不擔心也覺得自己是否做錯了些什麼,讓你好像陷入困境。我不想如此。

『我不在乎競爭對手也不在乎任何事情。但請妳記得,我對妳就是愛到卡慘死了。希望妳不要忘記。』

『誰叫我躲過了這麼多女人,卻躲不過妳。不由自主就是喜歡妳?』

『我只有想認真發展關係的對象才會告訴我媽還帶回家。』

『作為妳的枕邊人,哄妳是我的責任。』

我記得我都記得了,如果可以,我會牽緊你的手。相信你也會如此。